黄少黄少我喜欢你呀>/////<

© 逝水间
Powered by LOFTER

2015.1.29 记一个喻黄脑洞

晚上跟着实习单位去搓了一顿提前的年夜饭,饭店是旺角的海鲜酒楼,在座员工一半内地一半香港,气氛倒是相当有爱。


用Boss的话说,看喝醉没喝醉就看他们讲话,要是香港同事开了大陆腔,一定是喝醉了,大陆同事喝醉了广东话就特别标准,要是谁开口说英文了,就别让他喝了(


饭桌上有个特别高冷的sales姐姐,完全喝不醉,酒过三巡,男生都不行了她还很淡定,有些人说话已经稀里糊涂,Sandra姐手一指:“你收声。坐下。食野。”(广东话啦,超霸气的)所有人都乖乖的……


Maggie姐姐最近负责球赛,明天要上场的男生她都拦着不让喝酒,结果自己被灌醉了,抱着我的包不撒手一直说(开了普通话一定是醉了):“我好喜欢你的包哦好漂亮哦(就是个白的包而已),我好喜欢你的kindle哦好漂亮哦,我好喜欢你的书哦好漂亮哦(课本)……”Boss和我一致觉得她的酒品特别好,喝醉了看什么都好看。


Boss说Maggie是个特别认真的人,球赛是临时的小事,但是她非常负责,回来的路上我问HR姐姐(台湾人)是不是


球赛很辛苦,她说:“什么啦才不是咧,超乱超搞笑的啦,没什么规则进球就行了耶,老板昨天抱着球趴在地上谁都不让动,被对方投诉了,所以Maggie今天都没让他上场,他在服软了啦~~” Boss每天都刷新我的世界观,说好的高冷总裁呢???




anyway路上开了个喝酒告白的脑洞_(:з」∠)_

本来坐在车上一路脑补5000字从头到尾不带停的,结果回家打开电脑……玩起了刀剑乱舞……就……只写了个结尾……算是为喻总生日占个座吧……




出了饭店,一队人浩浩荡荡上了街,街上人不算很多,基本上不是回家就是通宵玩耍,所以一路上都是裹着围巾匆匆走过的路人。


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走在最后。

黄少天喝得多,浑身都热,耳根和脖子都已经红了,脸上却看不太出来,就是眼睛特别亮,大晚上的,贼亮贼亮,喻文州转过头正好对上他睁大了眼睛,围巾恰好遮住了他的小半个下巴导致眼睛几乎占了脸的一半,让喻文州一瞬间想到黄少天住的小区里那条柯基,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
“队长队长队长,”黄少天舌头有点大,但是讲话仍旧锲而不舍,“有什么好笑的说给我听啊?”

喻文州心想,我笑你呀,嘴上却说:“少天你喝得有点多。”

“你给我挡了不少呢,不然我喝得还要多,”黄少天有点后知后觉,加了一句,“不对呀,其实也不多,队长队长,我喝得不多,没醉,你看一点事儿都没有。”

黄少天话说不太清楚,字黏着字,居然有点奶声奶气,喻文州看着他这样子实在好玩,便伸手去捏他的脸颊。

虽说是个游戏宅男,但黄少天是个有原则的宅男,平时活泼好动,也注意仪表,虽然只是单纯的洗面奶洗脸,但是天生丽质,皮肤软滑,非常好捏。喻文州觉得乖乖给他捏的黄少天很难得,手感又如此好,不捏白不捏啊。


其实黄少天喝得虽然多,但的确没醉;说是没醉,也就处于一个临界点,大脑还挺清醒,他还有能在牌局上和叶不修一较高下的信心,但是动作有点不受控制,手上没力气,脚下也有点飘,要是打荣耀,那就要输了。


此时此刻喻文州的脸就在自己面前,笑得自然又温暖,自己脸还被捏了捏,能感受到对方手指微凉的触感,黄少天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,扑通扑通,有一瞬间他怀疑喻文州是不是也会听到他的心跳声?


被埋在心底的秘密突然又骚动起来,挣扎着要从土地翻出来,爬出来,爬到喻文州的面前。


回去,不能出来,埋回去。

黄少天的大脑告诉他。

然而身体却完全不听他的话,他惊恐地发现自己抓住了喻文州那只捏他脸的手,开口问道:“那队长到底是为什么要替我挡酒呢?”

喻文州仍然笑着看着他。

“郑轩说怕影响训练,不成立啊明天根本没事,徐景熙说因为我我酒品不好,也不对啊,我又不是小卢还要你看着,队长,你到底为什么要替我挡啊?”

别问了,住口吧,别问了。

“队长,你说不是什么特别的理由,是什么理由呢?”


黄少天觉得现在的他就是分裂了两个人格,一个执意要问,另一个却什么都不敢知道。

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肯定特别傻。

太明显了,喻文州一定察觉了,他一定觉得恶心,他一定讨厌刨根究底的自己,其实哪有什么原因呢,喻文州照顾黄少天已经成了习惯,不管是作为队长还是作为朋友。


差一点点就要爬出来了,这个秘密,本来黄少天是准备等着喻文州离开,一个人慢慢怀念,带到坟墓里去的秘密。


可是黄少天是多么喜欢喻文州啊。


多少次午夜梦回,多少次辗转反侧,黄少天一遍又一遍念着喻文州的名字;日升日落,春去冬来,黄少天掰着指头数和喻文州相处的日子,又有多少日子,两人就会要分开;他留着喻文州送的耳机,即使每人都有一个上面还印着蓝雨的标志,他留着喻文州折的纸鹤,即使它不过是喻文州和队员们开玩笑自己还没完全手残的产物,他留着喻文州已经扔掉的帽子,因为他还记得,那次从比赛回来的路上,喻文州用帽子遮着脸,非常难得得靠在他身上睡着了。


默契,信任,友谊,照顾,宠爱,除了最后那一份感情,喻文州有什么没给过他呢,已经够了。

何必要去问呢,明知道答案不是想要的,再让自己死心一点吗,何必呢。


但是黄少天还是在人来车往的街头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问:“喻文州,你告诉我吧,我想知道。”



喻文州还是笑着。

黄少天抓着他的手在抖,所以他反手将黄少天握住,把他拉近了,另一只手拨开围巾露出黄少天的整张脸,低下头,把回答埋进一个缠绵旖旎的吻里:“因为舍不得呀少天。”


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


黄少天的唇还在发烫,嘴上抱怨喻文州藏得太好了简直把自己吓死,手却牢牢牵着喻文州不肯放开。好不容易清醒点了,两人慢慢往蓝雨走回去。


他们仍旧走在队伍最后,不过醉汉组成的队伍从十字路口一直蜿蜒到三个街区以外,早已消散在了诸如“宋晓别跑再去喝一杯”和“李远快来唱死了都要爱”的追追嚷嚷里。


喻文州笑着把黄少天的手塞进自己口袋,忽视黄少天红得快滴出血的脸,黄少天嘟嘟囔囔骂他心脏,心里却像开出漫山遍野的花。


“诶诶队长,你明明说过不是什么特别的理由啊?这个理由还不特别嘛?”


喻文州凑过去飞速在他脸上点一下,笑道:“对于我来说并不特别啊,我一直就只有这么一个理由而已呀。”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8 )